电竞

异界兑换狂人 第五百五十章 故人

2019-12-04 10:40:2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异界兑换狂人 第五百五十章 故人

此时,追在女子身后那五者看到这一幕,皆是目瞪口呆,有些发懵。

“那人,是要做什么?”其中一人喃喃道。

“你瞎啊?这分明是要玩……马震?”领头的人嘴角抽搐,纠结了一下才説出了这个词语。

“真是高手……”又有人感叹,“我们要不要去阻止?”

“你傻啊?你能打得过那匹马?”

领头人反手就是一巴掌,旋即冷哼一声,盯着江寒的身影,目\m光闪烁不定。

他自然一眼就看出,江寒并非是灵族,而是来自中州的人族!

一般来説,这种少年人敢独自离开一域,必然有所依仗,他相信,绝非只因为那匹武皇境的独角马。

“希望他们之间,不是有了交易。”

领头的人轻叹,那xiǎo贼偷走了对他们主上来説很重要的东西,若是逃走了,那他们可就倒了大霉!

……

“放开我!”xiǎo贼俏脸通红,羞怒道,“混蛋,快放开我!”

江寒淡笑,目光与她对视一瞬,眸中异色一闪而逝。

“看起来,你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。”

江寒忽然将这xiǎo贼放开,他从这女子的眼中,看不出丝毫的惧意,方才的反应,也仅仅是假装而出。

“我很好奇,你为什么要与他们纠缠?”江寒抚摸着独角兽的那根独角,一缕缕紫电溢出,缭绕在他的掌指间,“不要试图欺骗我,无论你有何种手段,在我手中,你走不掉!”

此言一出。女子明显一怔,而后盯着江寒,眸中透出一抹古怪之意。

“你就那么自信?”她轻笑一声,“可我感觉自己可以走得掉,怎么办?”

江寒耸肩。

下一瞬,女子的速度骤然加快。如果説方才还是自行车,那么现在就成了摩托车……咳咳,好吧这种比喻有diǎn违和,但总之就是这么个意思。

而江寒面无表情,只是目光微动,一道细xiǎo的漩涡在瞳孔内旋转。

一瞬间,女子的动作停滞不动,仿佛定身的木偶。

江寒速度不变,在经过女子的时候。探手将其抓住,再次按在了马背上,随即眼眸便恢复了正常。

“嗯?”

女子俏脸骤然变色,在她的视线当中,方才还是天空白云,下一瞬就变成了江寒的脸!

“你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

她眼眸中满是难以置信,这太可怕了,她根本没有任何的察觉。就好像在一刹那,自身所处的位置就发生了变化。

江寒看着女子带着丝丝惊恐的目光。忽然失了继续调笑的兴趣。

如果换了烟雨墨或者灵惜梦,恐怕都不会这样吧?

烟雨墨……嗯,她若是不认识自己,估计只会愣一下,然后就拿出那副黑暗之吻对准自己的心脏捅进去!

至于灵惜梦,应该不会有任何多余的表情。只有杀意浮现。

“算了,我也懒得知道。”

江寒松开这女子,淡漠道,“我现在只问你一个问题,灵惜梦的部族在何处?”

“灵惜梦?”女子愣住。上下打量了江寒几眼,露出古怪之色,“你也是圣女的追求者?”

“请直接回答我的问题。”江寒轻轻揉了揉眉心。

女子撇撇嘴,整理了一下衣服,回头瞥了一眼后方紧追不舍的五者,“告诉你当然可以,只不过……”

江寒低垂的眸光微冷,突然探手在女子身上一diǎn,而后元力运转,猛然将其朝着后方丢去。

“我告诉你!”

一声尖叫响彻天穹,女子看着飞快接近的五者,心中后悔不已,暗道自己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个煞星。

她本来的确是不在意这追杀者的,但此刻浑身无法动弹,如果被抓住,会有什么后果她完全不敢去想象!

“敬酒不吃。”

江寒冷哼,挥手间一道匹练将其卷了回来,却不动弹,反而停在了原地。

“我都答应告诉你了,你不会要把我交给他们吧?”女子瞳孔微微收缩,急声道。

江寒不言不语,看着那五者飞快接近。

“多谢道友仗义相助,我等感激不尽!”

那领头人一看江寒的表情,心中就是一咯噔,感觉事情不会顺利了。

“不必。”江寒面无表情,“她偷了你们什么东西?”

“是一块玉佩!”领头人忙道,“是我家主上的东西,被这xiǎo贼偷窃,我等奉命追回!”

“拿出来吧。”

江寒扭头盯着女子。

“你……哼!”

女子正欲説些什么,触碰到江寒淡漠的目光,却硬生生憋了回去,满脸不情愿的取出一枚玉佩。

江寒随意一瞥,忽然怔住。

“对,就是这块玉佩!”那领头人面露喜色,伸手就要去接。

然而还没等他碰到,眼前却一花,下一瞬玉佩便不见了踪影。

他愕然扭头,看向了江寒。

“道友,这玉佩……”

江寒手中把玩着这枚玉佩,眸光闪烁不定,半晌后忽然道:“你家主上,和萧千雪是什么关系?”

领头人一呆,“道……公子,你认识我家少主?”

“少主?”

江寒目光一闪,“萧千雪就是你家少主?”

“不错!”那领头人心中忐忑了起来,江寒的表情看不出喜怒,这让他保不准江寒是敌是友了。

“你方才説……”江寒眉头紧皱

,“这是你家主上的东西?”

领头人一窒,正犹豫不知如何回答,一旁的女子却忽然开口了。

“这是我在一名少女身上偷来的。”女子瞥了玉佩一眼,“本来看她那么宝贝,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,谁知道就是个没多大价值的普通玉佩。”

她説的是实话,当时看到萧千雪坐在一石阶上,盯着这玉佩,就仿佛看着最珍贵的东西,才忽然起意偷了过来。

但很快,她就发现这并非什么稀世珍宝,只是在普通不过的玉佩罢了,这才没有甩开这五个家伙,正是在打着还回去的主意呢!

谁知道,半路碰上了拦路虎……

“我看公子应当也不是与我家少主结仇。”那领头人苦笑,“这的确是我家少主的东西,也正如这xiǎo贼所説,并没有什么价值,还请公子能够交予我们,也好让我等有个交待!”

江寒沉默的摩挲了玉佩片刻,忽然一笑,道:“带我去见你家少主,神魔秘境一别,也有许多日子未见了,就是不知道,她还记不记得我。”

……

希望大家把票票投给新书《三界监狱》tt未完待续……

长春治牛皮癣正规的医院
沾化县人民医院
云南治疗盆腔炎费用
贵州哪有治癫痫病的医院
深圳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