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球

深夜代笔人 第155章 嗜月之猫

2019-12-08 19:16:3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深夜代笔人 第155章 嗜月之猫

金华猫...

“你怎么会认识金华猫?”我问椿。

“世上的猫千千万,认识一只金华猫有什么稀奇的。”

“从我告诉你时夏的事情那一刻,你就知道那个妖怪就是金华猫了吧。”

椿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

“那为什么不说呢?”我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温和,因为眼前的女孩明显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往事。

“因为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它。”椿说,“金华猫,与其说能看出人类的病情,不如说它们是依靠人类的生命力才活下去的。”

“去看看,就知道是不是它了。”我说,“你很想找到它吧。”

椿看了看我,“想找到,也怕找到。”

地铁到站后椿一直沉默不语,甚至有点紧张?她时不时的停下来整理自己的头发,好几次因为注意力不集中撞在了别人身上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神经大条的椿如此慌乱。

想问她到底怎么了,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开口。

“等等。”到了出站口,她突然拽住了我的衣服。

“嗯?”

“我们还是,回去吧?”她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我,“想了想错过毕方的中秋之夜的确不划算呢。”

“确定吗?”我问道,“可是你自己说要来的?”

“嗯。”她还是笑眯眯的点点头。

“唉...”我抓住她的胳膊往前走,“好了好了,我不管你到底在担心什么,既然刚开始那么想来,就不要再犹豫了。”

她站在原地,说什么也不愿意动。

“金华猫,嗜月之猫。”我也没有松手,背对着她说道,“被人类畜养三年后开始贪恋月亮,每每月圆之日会在屋顶仰口对月,吸收月亮的精华,久而成妖。”

椿没有说话。

“据说这猫不是什么省心的妖怪,”我说,“如果我早知道时夏说的那个能看出人类病情的妖怪就是金华猫,我这次就会带着时夏一起来的。”

“要除掉它吗。”椿问道。

“当然不,”我转过头,“无论它是你的朋友也好,敌人也罢,我都不会和除妖人一样除掉它,况且看样子,应该也不是你的敌人。”

“会把它送到别的地方吗?”椿继续问道。

我明白,她在问我如果金华猫真的会伤人,那我会不会把它送到无人之地。

“万物皆有法则,如果金华猫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法则就是要吸取人类生命力的话,”我说,“与其在发现后被除妖人除去,还不如回到妖怪原本的世界里去,金华猫这个级别的妖怪,应该是很难对抗除妖人的吧。”

“没有别的办法吗?”

“如果有,我不会随意把它送回去的。”我笑笑,“你放心。”

话虽如此,但这样的妖怪,真的还有其他两全其美的办法吗?

“应该就是这儿了,”我看着上的定位,“这应该就是时夏给我描述的地方了。”

街心公园,健身器材,很多的孩子和他们的父母。

“你知道时夏的爸妈叫什么吗?”椿问我。

“不知道。”我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。

“...那你打算怎么找?”

“按照你说的办法找。”我说,“不是你告诉我的吗,错过了中秋的月亮,就只能等明年了。”

“..

....”

“可以说了吗?”我问道。

“说什么?”

“那个金华猫,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?”

“曾经是最好的伙伴,”椿坐在了我身边,“现在...或许也是。”

“既然曾经是最好的伙伴,那现在为什么多了或许两个字?”

“妖力强大的妖怪有两种,一种是活的年岁足够长,吸取了自然的力量,另一种就是与人类结缘,通过缘分的力量成长,可金华猫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妖怪,”椿说,“它可以吸取自然的力量,但只有中秋的月光才有效果,它也能与人类结缘,但一旦结缘就会吸取人类的生命力,金华猫只有这样才能成长为大妖怪。”

街心公园里很热闹,一如时夏所说。

“和金华猫认识的时候我们都是普通的猫而已,成为妖怪以后我们都被不同的家里收养,我们彼此约定要成为厉害的妖怪,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它是依靠人类的生命力过活的猫,你还记得我曾经的主人吗?”椿回忆道,“就是金华猫告诉我,我的主人得了很严重的病,很快就要离开人世了。”

“仅凭这个,不能确定时夏所说的妖怪就是金华猫吧。”

“能看出人类病情的妖怪,据我所知只有金华猫一种,”椿说,“所以金华猫才会专门找到生命力薄弱的人,或者说即将离开人世的人类,利用它们的生命来增长自己的妖力,以此弥补少的可怜的月光力量。”

“...所以,它才会专门帮助妖怪辨认人类的病情,其实是为了让自己找到能够汲取生命力的目标?”

椿点点头。

“如果这么说的话,时夏的母亲很有可能是被金华猫影响,身体才会一天不如一天,而时夏的妖力强大,金华猫忌惮它的存在,才编出这么一个谎言让时夏离开母亲的身边,”我想办法理清思绪,“假若这是如此...”脑子里突然一闪而过的想法让我不安,我看着椿。

椿低着头,“嗯,就是你想的那样。它来告诉我我原来主人的病情,很有可能是因为主人被它盯上了。”

所以,才不确定是否现在依然是伙伴吗。

“如果不是这样最好,那你们还是最好的伙伴,顺便可以让它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”我说,“如果真的如此,你打算怎么做。”

“不知道呢,”椿轻声说,“虽说它已经多年失去音讯,但毕竟,是我曾经仰慕的对象啊。”

仰慕的对象...金华猫是一只公猫?

“既然如此,那更应该给它看一看你最好的样子。”我拉起椿,“现在距离月亮升起还早,走,带你买衣服。”

“喂,叶克,干嘛啊,突然买什么衣服?”

“能变成人类的妖怪都不是普通的妖怪,能完全融入人类社会的妖怪就是很厉害的妖怪了,你来的时候不是很在意自己在它面前的样子吗?”我说,“你现在已经是很厉害的妖怪了,既然你们当初做过彼此都要努力的约定,这一次万一真的见到它了,你现在这副打扮可不行。”

“我现在这副打扮?”她指指自己。

“嗯,你现在这幅打扮虽然好看,但是太好看了。”我指指四周,“你看来往的人哪一个不会回头看看你?时夏可不会这么引人注目。”

将银色的头发染成黑色,把白色的短裙和粉色的小靴子换成了牛仔裤和运动鞋。

“嗯,这么看着更像一个人类了。”我说。

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左右转转,不可思议的笑了起来。

很快到了晚上,中秋之夜,月亮当空。

“快出现了吧。”我说,“如果它出现,我应该能感觉到。”

“为什么不把它的名字直接写在纸灵上?”椿说,“那样岂不是更快。”

“总觉得那么做是在强迫妖怪服从。”我说,“我还是希望能彼此坦诚的沟通。”

椿刚想说什么,突然站了起来。

我也感觉到了,那是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妖力,就在街心公园不远的地方。

“是它。”椿说,“我熟悉这种妖力。”

“嗯,是它。”

我们一起跑到妖力的源头。

圆圆的月亮好似挂在半空中,一只深灰色的大猫蹲坐在屋顶上,尾巴卷起,眼睛微微眯着,它昂起头张开嘴,月光变成丝线一般,一束束被吸入它的口中。

“金华猫...”椿低语着。

灰色的大猫听到了椿的声音,转头看着她,随即把眼光定格在我身上,眼睛里的惊慌藏都藏不住。

“我是叶克,”我说,“你是不是应该重新自我介绍一下,嗜月之猫。”

椿有些莫名的看着我。

“时夏,”我看着屋顶的猫,“别来无恙。”

(本章完)

广西癫痫病医院

亳州市第五人民医院

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预约挂号

西宁治疗宫颈炎医院

遵义看癫痫病医院排名

宝宝发烧不退怎么办
宝宝发烧打冷颤危险吗
孩子发烧39度手脚冰凉
小儿反复发烧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