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球

鬼村惊魂 第92章 深夜通话

2019-10-12 21:56:0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鬼村惊魂 第92章 深夜通话

东方的天已经微微有些发白了,但是小胖子语气中的寒意,还是被黑夜拉得好长。就这样远远的,成了白天和黑夜之间的一场拉锯战。

而我在一场战役,彻底的失去了自我。

“你是说他是中毒的,不是诅咒?”小胖子说得那么笃定,我倒对于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一切,产生了深深的怀疑。此时,我整个人都像是睡懵了一般,在梦境和现实之间已经彻底的分不清了。整个人,就这样轻飘飘的,如同一朵蒲公英,跌跌撞撞的。

“诅咒?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诅咒?”小胖子说话的表情似笑非笑,轻蔑的眼神中还带着几分诡异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我坦白讲,我自己不确定。如果说,真不是诅咒的话,万叔和齐叔的故事是怎么回事?还有,方乌氏的事情是怎么回事?还有小五……这所有的一切,都让我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诅咒的存在,但是小胖子这么一说,我心里到真的觉得有些疑惑了。

“上车吧。对了,顾盼,你在现场有没有见到过一些奇怪的人?”小胖子开启了发动机,汽车开了一段儿,然后他轻轻地扭过头跟顾盼说过。

简短的话语打破了,车里沉闷的空气。

“奇怪的人,我想想……”说完之后

,顾盼开始陷入沉思。

这个时候,小五已经睡着了,顾盼平放在车后排的座位上,他躺在上面均匀地呼吸着。顾盼把车后座上多余的衣服盖在小五的身上。

“好像没有什么奇怪的人。我也是在楼上听见有人的叫声,我才下楼的。下楼之后,那个黄葛树下就已经站满了人了。好不容易挤进去看了看,原来地上躺着的是万叔……”通过车里的反光镜,我看见顾盼在说到万叔的时候,下意识地看了看小五,然后眼神当中流露出不自觉的心疼,再抬起头来的时候,已经是满眼的泪花了。

“现场有没有什么异样?”

“没觉得有什么异样啊。”顾盼是个空姐,由于职业的需要,她对于很多人有很敏锐的洞察力。所以,她看人也算是比较细致入微的。她这么信誓旦旦地说,那么现场应该真的没有出现过什么异样的人和事。

很显然小胖子这么问,心里一定是疑惑那个男人一定是在现场中的毒。但是如果顾盼所有的描述都成立的话,他又会是在哪里中的毒呢?

“对了,如果真有什么奇怪的人的话,我倒是觉得方四儿挺奇怪的。”末了,顾盼说了一句这样的话。

坦白讲,我个人也觉得方四儿最奇怪。如果说,方四儿给我照手电筒,让我感觉有丝毫的温馨的话。那么后面他一连串的举动,还是让我觉得难以接受。尤其是他故意煽风点火的举动,让我从内心觉得无比的反感。

“奇怪?他怎么奇怪了?”

“我下来的时候,听说,好像第一个发现万叔躺在地上的就是他。还有,他那个什么兄弟,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说。”说完之后,顾盼摇了摇自己的脑袋,感觉想是要挥去脑海中深藏已久的阴霾。

感觉,有时候就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。他总是能够给我们一些解决问题的途径,虽然有时候可能并不准确。但是,我却相信,他是如此真实得存在。

“他那个兄弟又是怎么回事?”小胖子不停地追问。

“谁知道呢?”顾盼说完之后,也紧接着打了好几个哈欠。顾盼有时候跟孩子一模一样,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东西,就会恋恋不忘,对于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,就算是有再大的利益摆在面前,她也会不屑一顾。

顾盼实在是太累了,靠着车子的座椅,没一会儿居然睡着了。这一刻,她紧缩的眉头,终于还是放松下来了。嘴唇上的色彩,成了早春第一朵杜鹃花,在黑夜中魅力地绽放开。柳叶弯眉,被夜风剪裁得更加细致……

“对了,卫风。顾盼刚才说的,方四儿的兄弟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也不是很清楚。我只是看见他鬼鬼祟祟地跑过来,在方四儿的耳朵说了些什么。”

“他说什么?”

“好象是说祠堂被破坏了。”男子说的是什么,我现在也无从考证,只能从方四儿的嘴边,听到一言半语。

“祠堂?”

“嗯!”

“祠堂真的被破坏了?”

“嗯。我亲眼看见的,就在昨天晚上。大概也是这个时候。”

“是谁做的?”

“就是地上躺着的那个人,我到的时候,他正在锯祠堂里的佛像。”

“你还看到了什么?”

“关于祠堂的,只有这么多了。”我努力地回想昨天看到的一切。但是,昨天我到祠堂的时候,已经不早了,所以只看到了这些。对于那个男人还在祠堂里做了什么,我真的不得而知。所以,小胖子这么问,我也只有如实相告。

“对了,昨天我也见过万叔……哦,我说的是万叔的尸体。”

我说这句话的时候,小胖子的眼睛睁得老大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。

“昨天晚上,我是跟着汤圆出去的。”

“汤圆?就是那只黑猫?”最近小胖子跟我说话,总是表现出来一阵极度的惊讶状态。我敢肯定,跟我在一起这么短短的一两天的时间里,他一定是听到这一辈子他觉得最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其实,我又何尝不是。在来四方村的这几个月里,我见识过来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识过的事情。

“对,你可能不相信,但是事实如此。”

“对了,万叔的尸体是怎么变成那样的?”

“被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家伙弄成那样的,当时我就在现场。如果当时不是汤圆的话,我自己可能也难逃一死。”说起万叔的事情的时候,我俩都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。我不禁回头的看看,小五跟顾盼都睡得很熟,我们俩都不忍心去打扰他们香甜的梦。

小五跟顾盼睡得香甜,小胖子的突然响起来了。他使劲地挂掉。但是对方那个人,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,短短的时间之内,接连着打了近十通过来。最后小胖子无奈地挂断了,再跟我说话的是时候,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格外的不自在。

“干嘛不接。”看小胖子咬牙切齿的神情,对面打过来的,必定是他非常厌恶的人。

“不想接。”

之后,我们一路无语,一直到了小胖子家楼下。

我摇醒了顾盼,小胖子抱着小五上去的。进门之后,小胖子小心地取下钥匙扔给我,随手也把倪睿的遗物扔给了我。

“你们好好休息吧,我好要出去。”

“嗯,你注意安全。”顾盼揉着惺忪的睡眼,叮嘱小胖子。

“早点睡吧,我好困。”小胖子一出门,顾盼就猛打哈欠。我回头一看她,但是把我自己吓了一跳。

我回头得时候,顾盼满脸都是鲜血。头发蓬松而凌乱,披在肩上就像是枯黄的草,流露出来的尽是冬日里的衰败。我被顾盼满脸血迹的样子吓了一跳,张大了嘴,傻傻地望着他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我?”顾盼对于她目前的状况,仍然浑然不觉。对于我的提问但是显得异常的惊讶,以至于她睁大了眼,疑惑地望着我。

“你怎么又流鼻血了?”我伸出手,揩了揩她脸上的鲜血。此刻她脸上没有半点颜色,跟流下的鲜血相比,她的脸色简直就是红梅掩映下的白雪。

顾盼最近好像老流鼻血,而且自己还浑然不觉。所以,我很担心她的身体是不是有什么异常。

“应该是太累了,先不管了,去洗个澡,准备睡觉吧”说完,顾盼就往客房里面走。

小胖子的房子虽然算不上大,不过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还有的东西一样都不缺,而且都还收拾得仅仅有条。

我洗完澡出来,顾盼已经换好床单,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我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地,却怎么样都睡不着。无奈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久,自己又从床上扑腾起来,穿上衣服到客厅里去了。

我刚刚走到客厅里,就听见一阵震动的声音。到处找,不是我的,也不是顾盼的,而且证物袋里倪睿的响了。

我本来是不打算接的,但是另一端的人,也跟我一样的执着,一个劲儿地狂打。迫于无奈,我只能接起。

“倪睿,你终于肯接我了?”的另一端是个女人,说话的语气中透露出的是愤怒和生气,但是说话的神情,她应该跟倪睿很熟悉。

“我……”我本来想告诉她,我不是倪睿的,但是我刚一张嘴就被她粗暴的打断了。

“你不用解释,我要见你,蓝山广场。马上,立刻!”说完,她用同样粗暴的方式挂断了我的。

我被这莫名其妙的,弄得云里雾里,整个人完全搞不清楚遇到了什么状况。所以,放下的时候,我彻底的凌乱了。

但是另一端那个声音,好像是……好像是叶薇。

对,就是她……

成都恒博医院挂号费
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路线查询
成都恒博医院网上挂号
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医保能报销吗
成都恒博医院挂号费吗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