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甲

长生证道 第二百七十八章 追兵到

2019-10-12 22:45:5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长生证道 第二百七十八章 追兵到

刚才凌霄最后强横霸道的表现,虽然让宗静雪当时感觉大有面子,与有荣焉,但是事后静下来一想,滕宝儿当时那个似怒似羞、欲语还休的表情,着实令她心中疑云大起。

“滕宝儿的那个样子,哪里像是对头仇人,倒像是热恋之中的少女跟自己的心上人闹了别扭,故意使气的一般……不,不可能的!他们不可能会在一起,再说凌霄也不是这样的性格!可是,到底他们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?”

宗静雪虽然在心里不住地安慰自己,但是从女人第六感萌生的那个不安的想法,却始终像一个魔咒一样压在她的心头,让她觉得不吐不快。

所以,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再次开口了。虽然她竭力想表现得正常一些,但是她的话刚一出口,马上就由不得她自己了。

她的口气就像是疑心的妻子在盘问晚归的丈夫:“凌师兄,你跟滕宝儿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为什么你们一起出现的时候,她看起来想要杀你?而在刚才,她又要那样针对你?更奇怪的是,她既然是打定主意要针对你,最后为什么又肯放你走了?”

凌霄默然不语,他不知道如何回答两人的问题。事实上,他此时的心中,已经被一堆令人头大的问题塞得满满的。

首先,他刚才一副混不吝的样子,其实也是虚张声势,赌滕宝儿不敢跟他撕破脸。其实,他也知道,自己跟滕宝儿的这件事情,那是绝对不能说的,否则由此引发的严重后果他也承受不起。

其次,他已经知道了所谓的破境丹的真相,但这又是一道无解的难题。因为,这个消息也跟上一个一样,是无法宣之于众的。一旦他吐口,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就不得不牵出战长天和传承的事情,进而又会把滕宝儿的事情牵扯进来……

最后,他觉得,即便把破境丹的事情告诉给楚韵之,这个真相都是她不能承受的,到头来反而会怀疑他的用心,这样岂不是还是吃力不讨好?

所以他考虑再三,都觉得自己前后无路,进退维谷,目前只有走一步算一步。

不过,眼前这两人的那副虎视眈眈的神情,看样子要是他不给出一个口头上面的交代,今天是绝对蒙混不过去的。

因此他沉默半晌,最后方才字斟句酌地说道:“刚才滕宝儿的话,摆明了就是挑拨离间。”

他一开口就先对滕宝儿的话做了一个定性,并灌输给两人以第一印象:她的话根本是不可信的!

接着,他开始加深这种印象:

“我若是真的在里面找到了一丝关于幻奇山夺宝的线索,你觉得滕宝儿还会这样大张旗鼓地喊出来,让那么多人来分一杯羹?如果是你们,你们会这样做吗?我要说的就只有这一点,其他的你们自己想吧。”

听他这样说,两人口中都是哦的一声,不说话了,但心里琢磨的内容却是天差地别。

楚韵之想的是,凌师弟说得对,以滕宝儿一贯的精明,不可能会这么傻,平白地把这么珍贵的线索拿出来跟人一起分享。看来我们不能上了她的当,自乱阵脚。

宗静雪却不这么想。一来是她狐性多疑,二来自从她在心里把自己当作凌霄的女人之后,她看待问题的角度,总会自觉不自觉地用上女人的第六感。她听了凌霄的话,心里想的却是,哼,你们两人今天表现得这样奇怪,要是没发生什么事那才奇怪了!

凌霄见她们两人暂时都不再纠缠这个问题,不由得暗地里松了一口气,心里也开始转起了自己的心思。

从今天的经历来看,果然像之前自己领悟到的那样,在幻奇山之中,最大的话语权就只有靠实力!没有实力,就算刚刚才跟你有过一夕之欢的女人,都会马上跟你翻脸,恨不能马上将你置之死地而后快!

看来在灵修界,实力就是一切!只有实力,实力,这才是自己立身处世的唯一凭仗。

正在那里心潮起伏,忽然听见楚韵之道:“凌师弟,接下来我们怎么办?”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楚韵之逐渐地把自己退避到了二把手的位置,凡事总是情不自禁地先征求一下凌霄的意见。这个转变,就连她自己也没有发觉。

凌霄略一沉吟,道:“现在距离幻奇山闭山已经只有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了,而且很明显,海明宗跟瑶林宫他们已经联合在了一起,我看我们还是急速赶往幻奇山的中心地点再说。”

听他这么说,楚韵之自无异议,宗静雪的心中也巴不得凌霄跟滕宝儿离得越远越好,听见他这个建议更是举双手赞成。

当下三人再次加快了脚程,向着幻奇山的中心位置赶去。

一日之后,正在埋头赶路的凌霄,突然心中一凛,顿住了脚步,目光如剑地射向了前方数百米开外。

见此情景,楚韵之和宗静雪的目光也是同时看向了那里,目光不约而同便是一凝。

只见前方一块硕大的巨石屹立道中,其上高高站立着一道精悍的身影。阳光照耀而下,他的身上仿佛都反射出来耀眼的光泽。一股惊人的凌厉之气,仿佛一道光柱似的直冲云霄。

“是你!”

望着那一道zǐ色的身影,凌霄的目光,缓缓地阴沉下来。

“我等你很久了,不得不说,你的速度真是让人失望啊!这点距离居然也走了一天,就算是乌龟,那也比你强上许多啊。”

那人背对着凌霄三人,悠悠地说道。淡淡的声气之中,却有着浓浓的杀意鼓荡。

凌霄忽而一笑,道:“说得不错。现在可不是一只乌龟赶在了我的前头嘛。”

一听这话,宗静雪忍不住噗嗤一笑,顿觉凌霄的反击真是绝妙无比。

“呵呵,好个嘴臭的小子,看来我今天真是找对人了!”那人明显是被这句话气得飙大了,猛然转过身来,刀锋一般的目光越过空气的屏障,牢牢地盯住了凌霄。

但见他一袭zǐ衣,眉目倨傲,正是昨日遇见的那个上清寺的蓝诺。

“蓝诺!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楚韵之不禁失声道。她想不明白,自己三人怎么又跟他结下梁子了。

蓝诺对楚韵之的话恍若未闻,目光定定地盯着凌霄,神情是轻蔑之中带着居高临下的傲慢,就好像在看待一只蝼蚁似的:“小子,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不?”

凌霄冷冷一笑,毫不客气地道:“我不知道,也没兴趣知道!你有事儿就说事儿,没事儿也别杵在这里扯淡,我们还要赶路!”

一直以来,他就对那种不好好说话的人非常无感,眼前这个蓝诺还有事没事喜欢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名门做派,更加让他讨厌,自然懒得跟他废话。

而且,这人明显就是来找麻烦的,他还在乎对方的面子个屁。

蓝诺一滞,脸色顿时一片乌云密布。

以他上清寺那么大一块招牌,他出来行走江湖,谁不给他三分面子?像凌霄这样敢公然挤兑自己的,他蓝诺还从没有遇见过。

本来他跟凌霄没有任何交集,但是昨天凌霄在场上的表现,深深地刺激到了他。

因为他一直把滕宝儿当成自己心里的女神,从来不敢对她有半分的违逆,也不容许任何人对他心中的偶像有哪怕一点点的不敬!

但是,这个小子,昨天在那里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居然敢跟自己的偶像甩脸子、使脸色,这他妈的还有天理吗?更可气的是,宝儿师姐似乎还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他的手中,居然被他顶撞得一愣一愣的,最后也只能咬着牙放他离去!

这怎么可以!这还把他蓝诺放在眼里了吗?不行,这条杂鱼必须死!

瞬间,蓝诺就在心中将凌霄判处了死刑!

昨天凌霄走的时候,他就有点按捺不住想要动手的欲7望,但是马上一想,不能着急,小不忍则乱大谋。宝儿师姐之所以对他如此忌惮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不愿意让人知道。如果他在当场动手,相当于就是让滕宝儿为难,而且最重要的是,他也不想让滕宝儿的秘密让别人知道。因为,谁都知道,一个秘密知道的人越少,那才越是奇货可居。所以,他开始打算,能不能由他蓝诺,一个人掌握这个秘密呢?

于是昨天他神色如常地跟许靖庭大致打听了凌霄的实力,在听许靖庭说他在幻奇山开幕仪式之上,差点用他那个红葫芦把凌霄格杀之后,他立刻就盘算开了。仔细对比了一下认为,以自己的实力,去拿下这个凌霄应该是绰绰有余的了。

所以,今早他找了一个借口,悄悄离开了滕宝儿一干人,一阵急追之后,终于在半路堵上了凌霄。

看着眼前的这条杂鱼,不,这小子马上就连杂鱼都不是了

,因为自己马上就会把他变成一条死鱼!然后,提着他的脑袋回去,也许宝儿师姐会因此对他微微一笑……当然,这小子掌握的宝儿师姐的秘密,必须由他蓝诺来笑纳了!

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看病好不好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看病费用
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治病效果好吗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费用贵吗
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好吗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