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泳

震惊原来我们每天都在吃塑料太可怕了

2019-12-04 18:54:3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震惊!原来我们每天都在吃塑料!太可怕了

不得不吃的微塑料,是人类自食其果的必然。微塑食盐不是中国特色,是人类共同面对的挑战。这些年,人类吃下去的微塑料不是一块两块了,惊慌不必在此时,努力可以在当下。 01食盐里有塑料

到底咋回事?

10月20号,华东师大一篇研究中国食用盐微塑料污染状况的文章,发表于环境学着名期刊《Enviromental ScienceTechnology》;10月29日,美国《科学美国人》月刊站报道了这项研究结果;11月的初,中国的媒体开始追本溯源探究竟,中国吃货们的心理阴影面积,又应声大了一点点。

“你是谁?从那里来?到那里去?”这三个经典问题,同样适用于这激起千层浪的食用盐中的微塑料。“怎么办?”适用于给我们诚惶诚恐小心灵以安慰。

食盐里的微塑料是什么?

话说“白色污染”、“塑化剂”、“双酚A”这些塑料相关名词,都妇孺皆知了,只是这“微塑料”还算个新鲜词,顾名思义,直径小于5毫米的塑料碎片就是微塑料。华东师大这篇文章中观察到的微塑料,小的小到45微米,大的大到4.3毫米,总体而言,小于200微米的还是占了半壁江山。

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但面对这微塑料,也还是需要请显微镜出手相助的。白色污染是一目了然的塑料垃圾中的大巨人,微塑料则是肉眼难辨的塑料垃圾中的小不点,大的终究会变成小的,小的总归都是多数的,那些看得见的、外面的、大的,只是冰山一角,那些看不见的、底下的、小的,正是汪洋大海。

源自塑料的微塑料,因为粉身碎骨之微,全须全尾的塑料造福人类的功能是彻底丧失了,但塑化剂之类依旧顽强存在着,还吸附了海洋里多氯联苯等让自己坏上加坏,也就是说微塑料不仅是个污染源,还是个污染载体,真是破罐子破摔了。

食盐里的微塑料从那里来?

这个显而易见,从来的地方来。华东师大这篇文章研究了海盐、湖盐和井盐/岩盐这三种不同来源的盐,显微镜看粒径,傅里叶红外光谱看组分,看来看去,结果也是意料之中。海盐因为海纳百川,故而微塑料的污染最为严重,每千克海盐里有块微塑料,湖盐次之,块,井矿盐和岩盐因为盐出之处地广人稀,仅只块。

这食盐中微塑料的多寡,仅只和来源紧密相关,和品牌没有关系,所以,海就是海,湖就是湖,井就是井,有容乃大不假,有容必杂也真。微塑料和盐,从原料就是元配,在加工环节并没有相应的遴选淘汰机制,微塑料当然就一直赖着不走了,不太可能是半路加入的草长莺飞,换言之,就是不该冤枉了食盐包装贮运环节。

食盐里的微塑料到那里去?

归途和来路一样显而易见,到去的地方去。华东师大这篇文章的创新之处,就在于研究对象是食盐,用流行的话说,就是填补了空白。自此

,非生物海洋食品被微塑料污染的状况不再空和白了。当然,之前鱼类等海产品的研究早就不空不白了。

海洋湖泊里的微塑料,会在食盐里鱼目混珠,也会在海洋生物体内累积,最终可能会被站在食物链高端的人类吃下去。微塑料可能不吸收,但也不能排除有的微塑料神通广大,从胃登堂入室进入人类循环系统,可能对人类健康造成不确定性的影响。退一步说,微塑料进入就是侵入,还可能择地蛰伏上几个月,就算不滋事,至少对人类心理安全也是赤裸裸的威胁啊。

食盐里的微塑料风险几何?

守规矩爱健康的,都会听世卫组织的话,照着新指南来计算钠离子摄入量。就算钠离子都从食盐来,每天5克盐,就算食盐都从海里来,一年三百六十日持之以恒吃下来,会吃下去微塑料一千块左右,这“块”是塑料碎片的单位,不是啊。当然,“我的叔叔于勒”那样喜欢吃牡蛎的欧洲人,和吃盐的不止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距,是五十步和五百步的差距,一年会吃下去一万块微塑料。

总之,吃下去一千块微塑料也好,一万块也罢,都是人类这一百年以来,疯狂使用塑料后的自食其果;虽然,华东师大这篇文章并非石破天惊逗秋雨,只是信手拈来皆文章,鱼类、浮游生物和海鸟捉来一查,一个都跑不了。吃下去一千块微塑料的,不该因为别人吃下去一万块而沾沾自喜,一块都不该吃下去的,只是这已经是不可能的梦想了。塑料百年辉煌

,入海者已一亿吨之巨。一项对北太平洋环流食浮游生物的鱼类研究发现,大约有三分之一的鱼被微塑料所累,每条鱼中平均含有两块微塑料。

尽管,全球微塑料最集中的地区还不在中国,而是主要位于加利福尼亚和夏威夷之间的海域。但是,目前,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塑料制品生产和消费国,一项来自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环境工程组的统计结果表明,每年全世界约有800万吨塑料垃圾进入海洋,中国占了近三分之一。

02人类怎么对付

微塑料?

据说日本在核电站事故之前几多骄傲,曾有意要向韩国收取海洋垃圾处理费,而韩国则抱怨有一些是从中国漂过来的。俱往矣,微塑料污染的问题和全球变暖、臭氧层空洞一样,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

微塑料连食盐都不放过了,已经成为食品安全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新问题,各种不同组分微塑料的环境毒性、迁移路径、生命周期和生物积累规律,以及风险评估、食品中标准制定等,一个都不能少

当然,在当下,人类要对自己身体充满自信的乐观,要知道,直至此时此刻

,全世界人民一直都在吃着防不胜防的微塑料。所以,用大惊小怪的姿态来呐喊,用不过如此的淡然来生活。或许,黄粉虫肠道里以塑料为生的细菌,有一天也能在人类肠道里安营扎寨守土有责。

不愿意吃微塑料的人类,如何从自己做起,努力从源头上减少微塑料的产生呢?

成千上万吨的微塑料会直接用于化妆品生产。市面上有的沐浴露中所含的塑料,和包装中塑料一样多。消费决定市场,消费者不选择使用含有微塑料的化妆品,化妆品公司就会投其所好,在牙膏、洗面奶、洗发精中改用核桃壳什么的,这样生活污水中的微塑料就减少了很多;

洗衣机排放污水也是一大污染源,十年前,世界合成纤维产量已经同世界棉花总量持平,达到1900万吨。一件衣服可以洗出来近两千根纤维状的微塑料。至于这个,我们除了少买合成纤维的衣服,除了少洗衣服,只能等着做衣服的改革面料经得起漂洗,等着洗衣机厂家设计出能过滤微塑料的新机型。

我国是农用塑料薄膜生产和使用最多的国家,地膜给中国农业带来一场白色革命,但地膜污染是怵目惊心的,咱们只能减少食物浪费,以及尽量让农民的钱多一些,具备选择厚一些、贵一些地膜的能力。

禁塑令在不少地方基本沦为了一个笑话,但人类吃塑料的样子,是一个更大的笑话。拎着竹篮子背着草筐子行走的女子,不是艺术,也不是强制,而是选择。

末了,被这个食盐中的微塑料研究报道,折磨得不知如何是好,已经准备置办个显微镜的人们,就买井矿盐和岩盐吃吧,只是,要听世卫组织的话,加工肉制品和红肉适可而止,没有微塑料的盐也不能多吃啊。.

长治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淄博整形美容手术
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
商洛市镇安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
沧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