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超

车祸夺走父亲生命少年起诉六年不见的妈妈

2019-06-08 06:37:1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车祸夺走父亲生命 少年起诉六年不见的妈妈

与其说这是子告母的官司,还不如说这是一个6年寻母的辛酸故事。今年9月9日,衢州16岁职高生小曾向衢州衢江区法院廿里法庭起诉亲生母亲胡某,要求其支付抚养费。可是,有着18年民事审判经验的朱贤红庭长感觉到,小曾的真实目的,是希望通过诉讼找到离家出走6年的母亲。因为,小曾对朱庭长说过,他马上就到16周岁生日了,自己最想得到的生日礼物,就是这一天妈妈能回来陪着他。

飞来两起连环车祸,只剩他和奶奶相依为命

两间门面,屋内黑漆漆的,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,客堂里放着一台割稻机、一辆手推车……这是小曾和奶奶一直居住的地方,衢州龙游县龙洲街道曹家村的一间黄泥垒起来的平房。在周边村民门盖起的二、三层小楼包围中,这间土坯房是这样地格格不入。

小曾奶奶64岁,白发满头,身材瘦弱。奶奶说,这间平房盖起来至少有50年了,2005年之前,小曾父亲一直辛苦赚钱,就是想要造新楼,可惜,造房的申请刚递交上去,就出了意外。

那天,小曾爷爷送小曾上学途中不幸遭遇交通事故,进了医院。小曾父亲知道后,心急火燎地从工地赶过去。没想到,在去医院的路上,他骑着电动车也被一辆汽车撞上,当场死亡。父亲出事时,小曾才7岁,刚上小学。一年多,2007年后,母亲便离开了这个家。

小曾说,对于母亲突然抛下他不管的原因自己也说不清,只记得当时母亲和奶奶发生争执,母亲甩下一句“让他留在这里”后,便一走了之。

母亲卷走13万元赔偿款,他靠捡饮料瓶糊口

奶奶说,小曾母亲走的时候,拿走了小曾父亲的13万余元车祸赔偿款。就这样,小曾和奶奶相依为命。从那时起,小曾就再也没见到过母亲。

小曾家门前正好有火车经过,到火车站也不远,奶奶和小曾就经常到车站捡饮料瓶子卖钱。

“一个瓶子卖5分钱,也有1毛的,几天下来积少成多,卖一次能赚三四元呢!夏天天热,饮料瓶就多,就是保安太凶,常赶我。”说起捡瓶子,小曾显得很有经验。

小曾要上学,更多的时候是奶奶一个人去捡瓶子。为了捡更多的瓶子,奶奶有时候会走很远,奶奶年纪大身体不好,记性也差,走丢过好几次。幸好火车站附近的人都认识她,把她送了回来。

今年,小曾考上了金华的一所职高,奶奶东拼西凑为他交齐了第一个学期的学费。小曾特地选了数控专业,他说以后工作比较好找,毕业以后就能减轻奶奶的负担了。

母亲挂断不理,官司判决容易执行难

关于幸福的记忆,小曾只停留在7岁以前。一到生日,父母都会烧一大桌子菜,买回蛋糕,邀请亲戚们来吃顿团圆饭。

小曾说,他曾跑去找外婆和舅舅,可他们说母亲改嫁到衢江区廿里去了,再没回来过。小曾又找到村里,有人给他建议向法院起诉妈妈。小曾明白,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。

龙游县法律援助中心介绍小曾到衢江区法律援助中心。法援中心指派衢州市莲花法律服务中心律师吴文正介入此案。

朱贤红庭长和吴文正律师通过各种方法,终于打听到了小曾继父的所在村,但被告知小曾母亲和继父外出打工多年,村里房子都拆迁了,补偿款已经被取走,而且小曾母亲和继父又有了他们的孩子。吴律师说,他们与小曾母亲只打通过一次,对方一听是这事马上挂断,从此杳无音讯。

小曾通过律师提交的起诉状里说,要求妈妈胡某支付教育费1410元每学期及每月生活费800元。

朱贤红庭长说,这个案子在法律程序上再简单不过,只要通过公告就可以判决,但是缺席判决后执行很困难,而且这样的结果对小曾来说是双重打击。朱贤红考虑更多的,是如何能实实在在地帮到小曾,他非常想要找到小曾母亲胡某。但到昨天,除了查到胡某在丽水一家吧上过之外,再没有任何线索。

原标题:车祸夺走父亲生命少年起诉六年不见的妈妈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国

作者:

微商城制作
拉萨白癜风医院
临床表现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