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甲

魔武暴君 第一百零七章 告别与调戏

2019-12-04 11:42:1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魔武暴君 第一百零七章 告别与调戏

原本想要向哲法表功的龙血侏儒兄弟,在哲法为自己准备的书房门前吃了闭门羹。从负责守卫的米卡拉那里得到了答案,做贼心虚的金山、银山兄弟悄悄退走,再也不提表功的事情。

哲法在书桌前,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花羽?轻风,正不知所措。

原因很简单,花羽在脱衣服。

外袍脱下,露出里面紧身的皮质刺客劲装。上衣脱下,露出一件薄薄几乎可以透视的丝质内衣。内衣脱下,花羽却转过身去了。

哲法不禁小小地失望了一下,但紧接着,他的目光就被花羽背上奇怪的羽绒团吸引住了。那是为展开的翅膀,极小,甚至不如哲法的巴掌大。

“花羽,你这是?”哲法想到了对方鹰身人混血儿的出身。

花羽转过身来,重新套上丝质内衣,偶尔抖落的春光让哲法一阵冲动和心跳加速。尽管花羽面无表情,但眼神中却有一丝窃喜,也不知道是为了自己新长出来的羽翼,还是为哲法的变化。

“我的血脉要觉醒了。”花羽所指的,自然是她鹰身人的血脉

。长久以来,除了有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睛,花羽并未表现出与人类不符的地方。

甚至哲法都开始忘记她鹰身人的血脉,如今,花羽正式脱离人类的队伍,开始在身体上出现明显区别于人类的变化。

“它们,需要成长,鹰身人是战斗种族。我,需要战斗。”花羽似乎不太习惯说长句子,但这样的谈吐配合她细腻柔润的嗓音却更加诱人,至少,哲法有些想入非非。

“所以呢?”哲法还有些不明白。

花羽仿佛做出了极大的勇气,顶着哲法说道:“我,想要外出一段时间,去战斗,成长!”

这是要离开?难怪,作为追随者,花羽是没有资格远离自己的,她永远都应该是哲法的附属品,本不应该享有自由。

哲法凝视少女片刻,终于还是点点头说道:“早些回来,不要走太远。”

“谢谢,主人。”花羽已经很久不这么叫哲法,说话间,她居然开始靠近哲法。花羽的任何行动都不可能给哲法带来危险,所以哲法也没有避让。

当花羽的身体几乎要贴上哲法时,少女终于明确的感觉到了自己主人的心跳声。那充满活力的、逐渐急促的声音,哲法的呼吸声也开始加重,花羽的脸上终于挂起一丝微笑。

一个吻,少女从未如此主动,接触甚至不到一秒。粉嫩地唇在轻轻触碰后便退了回去,花羽终于心满意足地离开,却留下一个呆若木鸡的男爵独自留下。

“你去哪里?”黛儿正好也要来看望哲法,哪知道却在哲法的书房门前遇上了花羽,脱口而出问道。

“修炼。”这一次,花羽的笑容更加畅快,面对黛儿,她仿佛成为了胜利者。尽管这笑容让黛儿有些莫名其妙。

米卡拉如同雕塑般目睹了全过程,然后继续如雕塑般守卫在书房门前。

黛儿找哲法,自然不是为了taqn。出生在亚德里亚,成长在魔法学院的黛儿,自然不如花羽那样勇敢或者说放得开。

女人其实很小气,特别是在男人身上,她们尤其不擅长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。

如果哲法算是黛儿的男人的话。

反正黛儿发现了哲法嘴唇上异样的唇印,然后她读懂了花羽的表情,然后她愤怒了。

黛儿甚至忘记了自己来时的目的,是告诉哲法从普罗旺斯城购置的大量开采所需的器具,以及矿工们的登记、安置工作都已经在有序的进行中了。

星空魔法师的指尖飞舞着十颗微型陨石,这代表着愤怒、嫉妒还有拷问。

“额,那个,花羽是来道别的,她要外出一段时间。”哲法的解释稍稍缓和了气氛。

“她是你的追随者。”黛儿提醒道,这种主仆关系虽然有灵魂契约维系,但哲法有时候太纵容自己的追随者了。

“没关系,她是去修炼,她,嗯,有些变化,需要自己处理好。”哲法想了想,还是暂时不告诉黛儿,有关花羽长出翅膀的事情,这可以变成一个惊喜。

“好吧。”黛儿大大方方地坐下,地点却是哲法的书桌上,一双长腿在哲法面前晃来晃去,偶尔从裙中露出些什么,让哲法的眼睛忍不住乱瞟。

“说起来,那个叫哈萨辛的家伙,虽然没有攻打这里,但还没有离去呢。”黛儿突然想起,自己家门口还有一条恶狗在来回晃悠,哲法的领地,自然也可以算自己的家门口。

“嗯。”哲法点点头,说道:“但我们不可能主动宣战。主动攻击,等同于与帕克家族宣战,等于挑战黄金公爵。你别忘了,到目前为止,他还是联邦的财务大臣兼最高议会议员。”

哲法和黛儿又聊了一会,期间黛儿的双腿总是一直这么晃荡着,偶尔还会不小心触碰到哲法的身体。这种尺度不大的诱惑,对于黛儿和哲法来只雏鸟来说,都已经是各自忍耐的极限了。

黛儿在心中抱怨起罗莎,自由之歌的大队长给的意见也不怎么样。哲法越是表现的淡定,黛儿就越相信自己在做无用功,哪知道哲法几乎到了忍耐的临界点,就要控制不住将黛儿扑到了。

就在哲法要起身扑倒黛儿的瞬间,施罗德公爵来了。

雪山公爵是带着寒意来的,这瞬间让哲法清醒了过来。

“抱歉,我必须离开一段几天。”施罗德说道:“许多佣兵团开始遭到捕杀,虽然做了处理,但可以猜测一定是帕克家族所为。我有必要给那么不安分的家伙一些教训,否则,所有的佣兵团都要被迫退回南方。”

雪山公爵的脸色很不好看,帕克家族的肆无忌惮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那么离战争爆发也就不远了。

原来,一早便有消息传来,许多外出执行任务的佣兵团,都遭到了不明身份的势力的攻击。其结果惨烈无比,所有遭到攻击的佣兵团都全部覆灭,尸体被遗弃在荒野,这使得许多佣兵团开始自危。

恐惧,已经萦绕在心头。

免税令的效果已经不能满足帕克家族,他们开始直接动手了。这是哲法和施罗德最直接的判断,但荒野上被发现的,只有散落的佣兵们的尸体,攻击者的身份被很好的掩盖了。

“是刺客协会?还是使用深渊力量的人?”哲法想到了图里奥。

“不清楚,但我会找出来的。”雪山公爵告别了哲法,再次独自上路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