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甲

阴阳同修 第2520章 晋国侍中_1

2020-01-16 18:56:3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阴阳同修 第2520章 晋国侍中

c_t;“每一个天命者,我们身为先知,皆是在其身上留下了记号,以方便每一代先知都能够知晓,这些天命者所遭遇所经历的事情,来为推演未来天机,做出新的判断。就好比一个地图,需要每一个点,才能够构建出一张完整的地图,你们在我们看来,就像是一个未来的点,也许从你们身上的必然,我们能够看清未知的未来!”先知的目光之中,闪过一抹郑重之意。

楚易心神一震,没想到这群先知,竟然打着这样的计划,虽然看起来好似极为疯狂,但是不得不说,这其中,或许真的有可能被他们成功。

“但是先知,为何要告知我这一切,被人所查看监控,可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。”楚易疑惑的问道。

就见先知嘴角浮现出苦笑之色,“这其实也是我先前拒绝楚候,帮楚候去找那个女子的原因。因为无论是楚候,还是那个女子,亦或者那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,我都无法标记,这一点让我感到奇怪。特别是你们的出现,让原本的天命者标记,也是消失无踪,这说明原本我们可能所掌握到的必然未来,全部被打乱,化作了未知!”

楚易心道原来如此,看来每一个天命者,皆是这些先知观察的对象,不过如此看来对方找上自己,恐怕是因为自己的出现,将原本他们的试验对象给弄没了!

不过,楚易还是好奇的询问道:“你们这般观察,是否有什么结果?”

“并没有什么结果,只不过相比于常人,你们的修炼速度极快,就好比楚候你,速度上可以称得上是第二的,有的人修炼极慢,几乎是寿命即将用完的前一天,才突破,再度获得生机,亦或者有的人很中庸,实在难以找寻到你们的共同之处。也不知道你们究竟为何会成为必然未来,这让我开始怀疑,这一切究竟是否值得。”先知轻轻一叹,语气之中带着几分萧索之意。

“那你为何愿意和我说这些?”

“因为楚候来自未知的世界。”先知如实答道。

楚易回想奥斯大陆原本的世界,摇了摇头,“我只是根据一个传送阵来到仙界,传送阵已经坏掉,至于那个世界,当初我来的时候,其实已经临近毁灭了。()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先知的神情微微一黯,他自然看得出,楚易说话的真假,本以为找寻到对于未来了解的某些契机,如今看来,一切依旧是未知的谜团。

同时楚易亦是觉得有些失望,本以为可以从先知口中知晓,楚无双的线索,如今看来,自己依旧是在大海捞针。

“看样子,我们都在强求。”良久之后,先知轻轻叹了口气说道,“楚候,你放心,关于你的事情,绝对不会有人知晓。”

“如此多谢先知了。”楚易露出感激之意

“无妨,楚候所为,皆是有助于仙界,这一点,我是明白的,更何况楚候亦是人族,不过楚候倒是要小心一些。”先知的神情之中忽然带着几分凝重之意,“此次楚候前来赵国,当小心,未来虽然总是不断改变,但是此次,所有的改变,都依然是无比的凶险,其实有的时候,若是没有选择,可能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楚易眼中闪过一抹讶然,不过想到这先知应该不是在无的放矢,心中明白,先知必然是看到未来的某些事情,好让自己早做准备。

有些天机不能够明说,那是因为一旦说出,身为先知,必然遭到反噬,先知能够专门给自己提点,也算是仁至义尽了。毕竟先知历来都只是帮助北蛮部落,直到生死存亡之际,才会有所明示。

对方提自己隐瞒身份,还做出这样的预警,也是让楚易无比的感激,只不过先知在临走的时候,忽然又说而来一句奇怪的话,“那也是个可怜的孩子,若是可以,还请楚候代为照顾。”

楚易自然是应允了下来,只是那个孩子,不就是指白狼,对方不是不愿意作为自己的徒弟么?

先知离去,楚易的心情,逐渐的平复了下来,考虑着赵胜的心思,无论是三藏法师的占卦,还是先知之言,无疑此行都是凶险异常,不过楚易依旧在反复咀嚼着一句话,若是没有选择,可能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没有选择?

这是指什么事情呢?自己如何才会没有选择?

就在这时,楚易目光看向远处,一个人影,朝着这里走来。

“楚候,许久不见,风采更深往昔reads;。”那人看到楚易,微微拱手示意。

楚易亦是回过神来,认出了此人。

“贾侍中,许久不见了。”楚易微微一笑道。

来人正是这一次晋国派到赵国参加箭术比试的贾穆之,贾穆之认为这一次魏赵两国打不起来,而晋国国君则是想要趁机,作为和事老,让两国承他一个人情。

楚易见到对方,心中也是闪过一丝讶异,毕竟,自己与对方的交集,那还是先前在魏国的箭术比试之时,那个时候,自己与对方可是竞争者的身份,对方当时的态度,与楚易之间并未有任何的矛盾与敌意,但是即便如此,怎么对方这个时候,会主动来找自己?

无私交亲故,那便是某些利益使然。

楚易想到此次魏赵之争,如此看来,莫非晋国也要卷入这一次的争端之中?

“今日在别院,听闻楚候大驾光临,在下不由想起昔日楚候的风姿,故而冒昧,厚颜前来求见。”贾穆之微微一笑道。

“我亦是无比怀念,昔日箭术比试之景,贾侍中这一次,是为了箭术比试而来?”楚易亦是摆起笑脸,这贾穆之可以说是不折不扣的官场之人,虽然身为修者,但是却是官场习气颇重,与之说话,倒是颇为费力。

“在下也不过是来走过场,我的箭术不如楚候多矣,若是楚候上场,又怎么会有我的位置,倒是楚候此行,还另有重任,倒是颇为忙碌啊。”贾穆之意有所指的说道。

楚易心道肉戏来了,当下也是露出忐忑的神情,“此次前来赵国,我也是颇为忐忑,对于此行能否让赵国退兵。”

楚易的双眼不露声色,举起身前的茶杯抿上一口,他的神念却是牢牢锁定住贾穆之,就见其双目之中,一闪而过一抹喜色,心中顿时明白,此人确实是因为此事而来,只不过不知道,晋国在这其中究竟是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?

“楚候不知,晋国身为两国的邻居,我们三国的子民可谓是一脉相承,我晋国国君亦是不希望两国发生什么战事,故而希望两家能够罢战休兵,以免生灵涂炭。”贾穆之的神情带着一股肃然之意。

“晋国国君有此想法,真是百姓之福,只不过贾侍中可知,此次赵国似乎有所依靠。”楚易故作沉重的说道,贾穆之倒是记得此人,心思机敏,同时也没有想到晋国国君居然是想做一个和事老。楚易心思微动,便明白大概,恐怕是因为先前秀长老登基的画面,恐怕因为这个缘故,他才想出面让两国不要开战,为了避免魏国日后一家独大,晋国一国也独木难支。所以对方打算以这种方法,好似为了百姓,实则是为了晋国自己。

只不过他们并不知晓,这其中,已经牵扯到了秦国,与拓跋家之间,在两者之间,晋国算不上是什么。

贾穆之的神情微微一变,他隐隐觉得这其中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忽然他的心中一动,不由道,“楚候所言的赵国依靠,是否是拓跋家?”

“贾侍中果然心思机敏。”楚易微微一笑,眼中对于贾穆之此人不由流露出几分赞赏,只不过是自己言语之中一提,对方便能够明白,这贾穆之在这方面倒是有着过人的天赋。

贾穆之脸色数变,心中却是暗自叫苦,自己本以为在秦国干预之下,赵国必然自认倒霉,同意退兵,到时候,晋国出面,也让赵国有个台阶下,魏国则是要面对卫宋两国,这样魏赵两国都会感激晋国,但是如今多了一个拓跋家的变故,事情,就没有那么简单了。

特别是此事若是牵扯进去,恐怕自己也会有麻烦,毕竟自己当初在晋国国君认可这个计划之后,在朝堂提出,晋国国君封自己为调解两国矛盾的使者,这件事情已经传开,在他知道楚易在此,先来试探对方的态度,面向到却是得到了这么一个麻烦。

恐怕魏赵两国之事,没有那么容易就善了,那么晋国这大言不惭的来调解的小国,岂不是如同傻子一般,那自己岂不是要背上这!

想到当初晋国国君对于自己的态度,贾穆之的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寒意!

此事,若是丢了晋国颜面,恐怕,不!不是恐怕,是必然!

晋国国君必然会对自己趁机发难,一是,此事的需要有人承担,另一个则是对方对自己已经升起了忌惮之意,想到这里,贾穆之的心中即便是平日涵养再好,也忍不住骂娘,这拓跋家没事出来添什么乱,这不是坑爹么!

...

北京京都儿童做检查大概需要多少钱
济南华夏医院医保能报销吗
贵阳有哪家癫痫专科医院
韶关癫痫病专科医院
河南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
分享到: